聯系方式 Contact

青島亞瑟夫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

地址: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

全國服務熱線:400-692-8857

電話:0532-85674510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數說新中國70年農業農村巨變

2019/11/25 8:38:48點擊:

編者按:為全面展示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三農事業取得的歷史性成就,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會同各相關司局和單位共同編制了《數說新中國70年農業農村巨變》。在江西南昌舉辦的第十七屆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上發布,并進行了展覽展示,現予以摘發。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農業農村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農業生產持續發展,農村經濟全面繁榮,農民生活顯著改善,農業農村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全局作出了巨大貢獻。

農業生產穩步增長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農業實現了從小到大、由弱到強,農業生產能力不斷邁上新臺階,人民的米袋子菜籃子果盤子越來越充足、越來越豐富,為讓中國人的飯碗裝滿中國糧提供了充分保障。

糧食綜合生產力跨越式增長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我國用全球9%左右的耕地養活全球20%的人口,糧食生產實現多級跨越。1949-2018年,全國糧食生產總量從2264多億斤提高到13158億斤,增長了4.8倍。其中,2004-2015年實現了歷史性的十二連增,2015年以來連續4年站上1.3萬億斤臺階。同時,全國人均糧食占有量在2018年達到每人每年472公斤,較1949年翻了一番多,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我國糧食產量已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不僅實現了由長期短缺向供求基本平衡的歷史跨越,也為促進世界糧食安全作出貢獻。

經濟作物供應能力顯著提高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經濟作物供給能力大幅提高。2018年,全國棉花總產達610萬噸,油料總產達3433萬噸,糖料總產達11937萬噸,分別比1949年增長12.7倍、12.4倍、41.1倍;水果、蔬菜產量穩步增長,多年來穩居世界第一,水果總產量達2.57億噸,較1949年增長213.1倍;蔬菜總產量也增至7.03億噸,較1995年增長了4.46億噸。同時,全國棉花、油料、糖料的人均占有量分別由1949年的0.8公斤、4.7公斤、5.2公斤,提高到2018年的4.4公斤、24.7公斤、85.6公斤;水果人均占有量增長更加顯著,到2018年達184.1公斤。

肉、蛋、奶市場供給逐漸充足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畜產品供應總體不足,肉類總產才220萬噸,禽蛋和牛奶產量更少,均不足100萬噸。改革開放后,特別是1985年國家放開豬肉、蛋、牛奶等畜產品價格后,畜產品產量不斷攀升,肉蛋奶產量多年來一直穩居世界前列。截至2018年,肉類總量增加到8625萬噸,蛋類產量增至3128萬噸,牛奶增加到3075萬噸,分別較1949年增長38.2倍、68.8倍、152.7倍,較1978年增長9.1倍、5.7倍、33.8倍。2018年,我國肉蛋的人均占有量分別達到61.8公斤、22.4公斤,均超過世界平均水平。

水產品生產能力不斷提升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水產養殖快速發展。特別是1985年之后,我國漁業生產全面高速發展,從1989年起穩居世界首位,城鄉居民吃魚難的問題得到解決。截至2018年,全國水產品產量達6458萬噸,較1949年增長142.5倍,年均增長7.6%。水產品人均占有量由1949年的0.8公斤增長到2018年的46.4公斤,增長了57倍,人民膳食結構有效改善。

農業產業結構優化

在改革開放前,我國農村產業結構長期保持糧食種植為主的狀態,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產品品種不斷豐富,質量不斷提高。經過70年的發展,我國農業實現了由單一以種植業為主的傳統農業向農林牧漁業全面發展的現代農業轉變,農業發展由增產導向轉變為提質導向。

農產品生產結構逐步優化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2018年,農林牧漁業總產值達113579.53億元,較1952年增長245.4倍。農林牧漁業結構也不斷優化,農業總產值在農林牧漁業總產值中所占比重由1952年的85.89%下降到2018年的54.11%;林業、畜牧業、漁業總產值則以年均10%以上高速增長,截至2018年,林牧漁產值所占總比重由1952年的14.11%上升到40.73%。經過70年的逐步發展和持續調整,農林牧漁全面協調發展的立體式復合型農業結構已經形成。

農業生產區域布局日益優化

新中國成立以來,在市場機制的帶動和產業政策的引導下,農產品生產向優勢產區集中的格局基本形成,農業向區域化、專業化和產業化方向加快發展。全國已經形成玉米、小麥等糧食作物產業帶,小麥主要分布在河南、山東、安徽、河北和江蘇等省,2018年5省小麥產量合計占全國的79%;玉米主要分布在黑龍江、吉林、內蒙古、山東、河南等省(區),2018年7省(區)玉米產量合計占全國的70%;棉花則形成了新疆棉花產業帶,2018年新疆棉花產量占全國的84%。畜牧業生產也向區域化集中發展,2018年內蒙古、黑龍江、河北、山東、河南、新疆、寧夏7個主產省(區)牛奶產量占全國的71%以上;2018年四川、湖南等13個生豬主產省(區)豬肉產量已占到全國的78%。

農產品品種及品質結構升級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70年來,隨著農業生產技術的發展,我國主要農產品反季節供應能力、良種覆蓋率和優質化水平明顯提高,農產品品種和品質結構得到優化。2018年,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58.3%,比改革開放初增加31.3個百分點,實現蔬菜周年供應,北京新發地農產品中心批發市場每天上報價格的蔬菜品種達30多個,我國北方居民也實現了從只能儲存白菜、土豆、蘿卜老三樣過冬,到新鮮菜品全年任意選擇的跨越。同時,農產品品質迅速提升,2018年主要農作物良種基本實現全覆蓋,主要農產品監測合格率達97.5%,無公害農產品、綠色食品、有機農產品和農產品地理標志產品總數也達12.2萬個。

農業生產現代化水平穩步提高

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大力發展農業機械和興建農田基礎設施,農業生產條件實現由薄弱到明顯增強的巨大飛躍,對現代農業發展的支撐能力顯著提升。農業生產條件持續改善,農業發展基礎越來越穩固。

機械化耕種水平大幅提升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的農業裝備和農業機械化水平實現了跨越式發展。2018年,拖拉機、聯合收割機數量分別較1949年增長19.1萬倍和15.8萬倍;農機總動力達到10.04億千瓦,比1949年增長1.24萬倍;全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增至69.1%,比1978年提高了49.44個百分點,小麥生產基本實現全程機械化,玉米、水稻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超過80%。農業生產方式實現了從主要依靠人力、畜力到主要依靠機械動力的歷史性轉變。

農田基礎設施明顯改善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大力開展農田水利基礎設施建設,農田灌溉排水條件明顯改善,2017年全國有效灌溉面積在耕地總面積中占比就超過50%。到2018年,全國有效灌溉面積由1952年的2.99億畝增加到10.24億畝,增長了2.4倍,其中節水灌溉面積達到5.42億畝。同時,我國采取水利、農業和科技等綜合配套措施,集中對中低產田進行改造,至2018年,高標準農田累計建成6.4億畝,約超過全國耕地面積的30%。

農業設施化水平明顯提高

隨著農業技術的快速發展,我國設施農業在改革開放之后蓬勃發展,設施農業技術逐漸成熟,再加上政策的扶持和技術指導,我國設施農業面積迅速擴大,對農業生產的季節性及時空分布的改變起到重要作用。2001-2018年,溫室面積從60.77萬公頃增至196.37萬公頃,增長了2.2倍。

農業農村改革持續深化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農村改革發展的新征程。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不斷調整不適應農村社會生產力發展要求的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各級農業農村部門著眼增強農業農村發展活力,加快農村改革,鞏固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全面開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支持農民合作社和家庭農場發展,有力地促進了農業農村經濟的發展。

農村改革試驗區發揮出了改革先行軍的重要作用

農村改革試驗區是根據1987年中央5號文件精神建立的,是中央推進農村改革試點試驗的綜合平臺。20世紀末,全國近30個農村改革試驗區圍繞20多個試驗主題開展了試點試驗,取得豐碩的改革試驗成果。2009年,中央啟動新形勢下農村改革試驗區工作,共設立了58個農村試驗區,截至2018年底,先后承擔了226批次試驗任務,共有144項試驗成果在省部級以上政策文件制定或法律法規修訂中得到運用體現,試驗區以點帶面的作用成效明顯。

農村土地流轉促進適度規模經營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新中國成立以來,農村土地制度經歷了一系列變革。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流轉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出現并逐步擴展。近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發展和我國農村農業經營模式變化,農村家庭承包耕地流轉面積不斷增加。截至2018年,全國家庭承包耕地流轉面積超過5.39億畝,較1994年增長了近60倍。

農業生產托管實現服務型規模經營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近年來,各地大力發展農業生產性服務業,積極探索推進服務規模化經營,形成了農業生產托管等直接服務農戶和農業生產的有效形式,向農民提供自種、流轉之外的第3種全新選擇,能更好的適應小農戶靈活就業和彈性作業情況,具有農業生產成本低、風險低的優勢,是當前我國經營性農業社會化服務的主要表現形式。截至2018年底,全國農業生產托管服務面積為13.84億畝次,比上年增加52.72%。從事農業生產托管的服務組織數量達到37萬個,比上年增加18.4%。接受農業生產托管的服務對象數為4630.17萬個(戶),比上年增加23.33%,其中小農戶數為4194.37萬戶,占服務對象總數的90.59%。

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蓬勃發展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我國在堅持家庭承包經營基礎上,積極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高農業生產經營的組織化程度。自200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民專業合作社法》實施以來,我國農民合作社快速發展,截至2019年6月底,全國依法登記的農民合作社達到221.1萬家。截至2018年底,全國納入農業農村部門家庭農場名錄的家庭農場近60萬家;同時,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也逐步建立,農機作業服務組織達到19.2萬個,其中農機合作社7.3萬個。

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深入推進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為探索農村集體所有制有效實現形式,創新農村集體經濟運行機制,保護農民集體資產權益,我國從2014年通過農村集體資產股份權能改革試點方案開始,先后開展了四批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共確定15個省、89個地市、442個縣為中央試點單位,加上地方自主確定的省級試點單位,各級試點單位已經覆蓋到全國80%左右的縣。截至2019年7月底,全國完成清產核資工作的村已有59.2萬個;截至2018年底,超過15萬個村完成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確認集體成員3億多人,累計向農民股金分紅3738.7億元,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初顯成效。

農產品國際貿易快速發展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我國農產品貿易從無到有,規模不斷擴大,成功實現了從封閉半封閉型經濟向開放型經濟的歷史性轉變,農產品市場對外全面開放。

農產品貿易規模快速增長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

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農產品貿易規模極其有限,農業對外開放基本上處于封閉半封閉狀態。改革開放尤其是加入WTO以來,我國農業對外開放程度不斷加強,農產品貿易規模一直保持快速增長。2002-2018年,農產品貿易總額從306.2億美元增長至2177.1億美元,增長了約6.1倍,年均增速達14.0%;進口額由124.7億美元增至1372.6億美元,增長了約10.0倍,年均增速達17.3%;出口額則由181.5億美元增至804.5億美元,增長了約3.4倍,年均增速達10.4%。

農產品貿易結構不斷優化

我國加入WTO以來,隨著農業市場開放程度的提高、國內國際兩個市場融合程度的加深以及出口能力的增強,農產品貿易結構越來越符合我國農業的比較優勢,勞動密集型農產品出口額持續上升,包括蔬菜、水果和水產品等。截至2018年,蔬菜、水果和水產品三者相關產品出口額占同期農產品出口總額的比重由2002年的45.84%提高到55.74%。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

農產品出口市場日趨多元化

我國加入WTO以來,農產品出口主要集中在亞洲市場。2002年,我國對亞洲市場的出口額為131.3億美元,占當年農產品出口總額的72.3%,其中日本、中國香港、韓國3個市場占一半以上。近年來,通過加強與新興市場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溝通交流,促進了相互之間農產品貿易的發展,我國在農產品出口市場多元化方面取得一定效果。截至2018年,亞洲市場出口份額下降到64.5%,而對歐洲、美洲、非洲市場的出口份額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農業農村信息化快速發展

新中國成立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農業農村信息化從無到有、從弱到強,成為推動農業農村發展的主要動力,對于提高農業生產效率、改善農民基本生活狀況、促進農村現代化起到重要作用。

農業農村信息基礎設施逐漸完備

數據來源: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農村通訊設施從無到有,逐漸增加。隨著村村通工程的實施,截至2010年,我國實現行政村100%村村通電話。目前,已經發展到了村村通4G、村村通光纖,我國累計支持超過13萬個行政村光纖網絡建設,及農村和邊遠地區3.7萬個4G基站建設,全國行政村通光纖、通4G比例均超過98%,提前實現十三五規劃目標。同時,隨著數字鄉村戰略的實施,手機成為農民的新農具,我國農村網民規模不斷擴大。截至2018年底,農村網民規模達2.22億,較2005年提升2.03億,年均增速達22.7%;互聯網普及率為38.4%,較2005年提高36.1個百分點。

農業生產信息化不斷深入

2013年以來,先后在9個省(區)開展農業物聯網區域試驗示范,征集、發布426項節本增效農業物聯網產品、技術和應用模式。2017年,啟動實施數字農業建設試點項目。2018年,成功發射了首顆農業高分衛星,為農業監測安上了天眼。物聯網、衛星遙感、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在種植業、養殖業等行業得到推廣應用,在輪作休耕監管、動植物疫病遠程診斷、農機精準作業、無人機飛防、精準飼喂等方面取得顯著成效。通過機載北斗定位系統對收割機進行定位,為實現聯合收割機跨區作業機收率達到95.5%提供信息化保障。農機深松整地作業信息化監測面積累計超過1.5億畝,作業效率和服務水平大幅提升。

農業農村信息化服務能力增強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隨著信息社會的發展,我國已將互聯網+行動計劃提升至國家戰略,互聯網+現代農業成為農業現代化的發展方向。12316和信息進村入戶服務加快搭建多層次互聯網+現代農業服務平臺,促進農業農村信息服務更便捷普惠。目前,12316農業綜合信息服務已基本覆蓋全國所有省份,全國12316語音平臺日均接受咨詢約2.4萬個,服務用戶共1000多萬人,坐席專家超過1.7萬人,能夠及時滿足農民信息需求,從而推動公共信息服務向農村覆蓋、信息化成果向農民惠及。信息進村入戶工作則從2014年啟動試點后,在每個行政村建設益農信息社,截至2019年8月底,全國共建成運營益農信息社29萬個,培訓信息員62.5萬人次,為農民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公益服務7112萬人次,開展便民服務2.22億人次,實現電子商務交易額178億元。

農村電商市場迅猛發展

數據來源:商務部

近年來,農村電商快速發展,已經成為引領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新動能。農村網絡零售額近5年年均增速超過60%,約是全國網絡零售額增速的2倍,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增速持續高于農村網絡零售額。2018年農產品網絡零售額2305億元,增速高于農村網絡零售額3.4個百分點;農村網絡零售額13679.4億元,增速高于全國網絡零售額6.5個百分點。

農業農村新產業新業態發展壯大

新中國成立以來,隨著居民收入增加、消費需求升級以及現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和創新應用,農村改革不斷深化,發展活力有效釋放,加之我國深入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不斷催生諸多新產業、新業態和新的經營模式。

農產品加工業快速發展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自2002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農產品加工業發展的意見》以來,我國農產品加工業依靠農村改革、居民消費結構升級、科技創新發展的帶動得到了長足發展,對促進農業農村經濟持續穩定發展及增加農民收入起到了重要作用。2018年,全國規模以上農產品加工企業達79399家,從業人員達1287萬人;實現主營業務收入達到14.9萬億元,同比增長4.0%;實現利潤總額10090多億元,同比增長5.3%。

農村創新創業熱潮不斷涌現

數據來源:

農業農村部、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對三農的財政投入力度不斷加強,為農業農村經濟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到2018年,國家財政對農林水投入21085.59億元,較2007年增加5.2倍。同時,農村雙創蓬勃發展,農業農村成為大有作為的廣闊天地,越來越多的農民工、大中專畢業生、退役軍人、科技人員、企業管理者奔赴廣闊農村創業致富。2018年,各類返鄉入鄉創新創業人員達到780萬人,比2015年增加330萬人,比2017年增長5.4%,其中農民工占70%,農民由原來的孔雀東南飛向春暖燕歸巢轉變;全國培育農村實用人才總量突破2000萬名,其中高素質農民超過1500萬名。高素質農民和農村雙創主體群不斷壯大,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為農業農村發展增添新的活力。

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規模壯大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我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發展始于20世紀80年代,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市場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截至2018年,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接待人數達到30億人,較2008年增長約5倍;營業收入超過了8000億元,較2008年增長約13倍;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示范縣(市)共388個,中國美麗休閑鄉村710個。

農民生活水平實現飛躍性提高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農民生活實現了從溫飽不足到豐衣足食、從絕對貧困到全面小康的歷史性轉變,農民收入大幅增加,消費水平顯著提升,消費結構持續升級,生活水平實現質的飛躍。

農村居民收支水平明顯提高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隨著農村居民人均收入的不斷增加,農村居民消費能力顯著提升。新中國成立之初,農村居民收入和消費水平極低,1949年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僅為44元,1954年人均消費支出也只有59.6元。隨著我國經濟持續快速發展及國家對農村扶持力度的加大,農村居民收入及消費水平大幅提升。到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4617元,較1949年增長331.2倍,較1978年增長108.4倍;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達12124元,較1954年增長202.4倍,較1978年增長103.5倍;其中1978-2018年間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和消費支出的年均增速均超過12%。

農村居民消費結構不斷升級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隨著收入較快增長,消費結構升級趨勢明顯。我國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整體呈下降趨勢,2018年降到30.1%,較1957年下降了35.6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生活實現從貧困到相對富裕的歷史性跨越。2000年,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首次下跌至50%以下,標志著我國農村總體進入小康生活水平,2012年繼續下跌至39.3%,農村居民生活水平達到了相對富裕的水平,農村居民的生活質量得到顯著提高。農村居民吃穿住消費支出在總支出中比例由1980年的88.0%降到2018年的57.4%,下降30.6個百分點,而出行、教育、醫療、娛樂、生活服務等消費支出在總消費支出的比重大幅提高,農村居民消費結構正在由吃、穿、住生存型消費向包含出行、教育等的發展型和享受型消費過渡。

農村居民居住環境大幅改善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范圍內農村居住條件極其簡陋,北方多為土坯房、窯洞,南方多住茅草房,房屋破舊、年久失修、岌岌可危。隨著我國農村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各項農村建設工程的不斷推進,農村居民居住條件得到極大改善。2018年農村人均住房面積從1978年的8.1平方米增加到47.3平方米,擴大了4.8倍。農村新建住房質量和安全性也穩步提高,磚木結構、磚混結構等質量較好的住房占比大幅上升。

農村貧困人口大幅減少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之初,大多數農村居民生活處于絕對貧困狀態。按照2010年標準,1978年,農村貧困人口有7.7億人,農村貧困發生率高達97.5%。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農業、農村改革不斷深入和扶貧開發大力推進,我國貧困人口大幅減少。到2012年,我國農村貧困人口下降至9899萬人,農村貧困發生率降至10.2%;截至2018年,農村貧困人口已減少到1660萬人,較1978年累計減少7.54億人,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7%,我國農村從普遍貧困走向整體消滅絕對貧困,成為首個實現聯合國減貧目標的發展中國家。

農村面貌煥然一新

70年前,我國農村一窮二白,百廢待興;通過70年的奮斗,中國農村的面貌煥然一新,全國絕大部分村莊實現通公路、通電話、通寬帶,居住環境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生活垃圾、污水等得到有效治理,村容村貌日益干凈整潔。

農村通行條件得到極大改善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加強。公路總里程顯著增加,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全國農村公路總里程從1978年的58.6萬公里增加到2018年的404萬公里,增加了近6倍;通達深度也不斷增加,2018年全國農村地區有99.47%的建制村通硬化路,96.5%的建制村通客車。

農村人居環境日益美好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國家統計局

近年來,為提高農民健康水平和生活質量,我國農村人居環境日益改善。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美麗宜居鄉村加快建設,農村人居環境煥然一新。農村飲用水安全得到提升,截至2016年,已有47.7%的農戶飲用經過凈化處理的自來水;農村改廁工作取得一定成效;農村生活垃圾和亂排亂放污水現象也得到治理,到2019年上半年,全國農村生活垃圾得到處理的行政村占80%以上,農戶生活污水處理比例近30%。

農村公共服務設施水平大幅提高

我國農村公共服務不斷發展,相應配套基礎設施不斷完善。農家書屋、圖書室和衛生室數量大幅增長。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農家書屋58.7萬個,向廣大農村配送圖書超過11億冊;全國54.2萬個行政村共設62.2萬個村衛生室,村衛生室人員達144.1萬人。

農村社會保障更加完善

新中國成立以來,農村社會保障從無到有,目前已基本形成了保障比較齊全、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保障體系,農村社會養老、社會醫療和社會低保等農村社會保障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為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奠定了基礎。

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逐步完善

數據來源: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統計局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為滿足農村居民養老需求,我國農村養老保險制度在改革中逐步形成與發展,分別經歷1992年老農保、2009年新農保、2014年城鄉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等不同階段。自2009年推行新農保以來,大量農民納入養老保險體系,在2010年參保人數達10276.8萬人,2011年同比增加2倍多。2014年農村養老服務能力和保障水平進一步提高,截至2018年,城鄉居民社會養老保險人數達52392萬人;同時,針對農村居民最低標準的基礎養老金也不斷調整,從過去的每人55元/月提高到2015年的70元/月,2018年又提高到88元/月。

農民醫療保障水平與日俱增

新中國成立之初,農村缺醫少藥,農民看病難問題突出。經過70年的探索,中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從1955年初步建立之后,幾經興衰,終于創造了一條有中國特色的農村醫療衛生事業發展道路。為了更好地解決農民的醫療保障問題,2003年我國開始試點推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到2010年已基本覆蓋全國農村居民,參合率為96%,2013年幾近100%。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平穩運行,衛生服務水平逐步提高。2016年,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障制度整合,目前我國全民醫保體系基本形成,覆蓋城鄉居民超過13億人。

農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逐步提高

數據來源:民政部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農村居民的最低社會保障制度實現了從無到有的歷史性突破。1992年,我國開始在少數省(市)的農村開展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試點工作,到2007年才在全國范圍內推廣,農村低保對象為3566.3萬人,農村低保月平均標準為70元/人,共投入保障金為109.1億元,低保人數與保障金比2000年增長10.9倍、28.9倍。經過數年的發展,農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標準和覆蓋范圍逐步完善,截至2018年底,農村低保月平均標準達到402.8元/人,共投入保障金1056.9億元,較2007年增長4.8倍、8.7倍,年均增速為19.1%、25.5%,農村居民社會保障制度的保障效力進一步增強,在保障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促進經濟社會和諧發展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與此同時充分發揮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反貧困作用,使得2018年全國農村最低生活保障人數降至3519.1萬人,較2013年減少1868.9萬人。

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供稿

三肖中特期期i